行业代表 行业服务 行业自律 行业协调

服务企业 发展产业 规范行业


机器换人后 月薪6000多也招不到操作机器的人了
 二维码 311
发表时间:2017-11-03 11:34

3年内缺口300万,月薪6000多招不到人

机器换人之后招不到操作机器的人了


中国工业自动化转型 机器人来助力。

近日,中国电子学会发布的《2017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显示,我国连续五年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制造业企业在招聘机器人一线操作工时陷入困境。记者近期在粤闽鲁等地招聘会上看到,许多招聘机器人维护、操作、编程的岗位,月起薪都在4000元至6000元,高至二三万元,虽是“急招”“急聘”,但不少企业仍空手而归。

教育部、人社部与工信部发布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中预测,到2020年我国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领域人才缺口将达到300万,到2025年,缺口将进一步扩大到450万。

机器换人是换上更高技能水平的人

“有一名工人第一天上班就把一个价值40万元的刀头弄断了。工人的技术水平达不到机器和企业要求,已经严重阻碍了企业发展。”东莞市恩盛机械模具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专精制作及超精密加工的制造工厂,过去十年,总经理邬彬没有被技术升级难倒,现在却为招工一筹莫展。

晋江龙峰纺织公司从2011年开始试点机器换人,新增的2000多台设备都属于自动化、智能化设备。“操作设备都有PC端,操作指令都有英文,操作工人至少要认识一些纺织英文单词,会编程、设计等,有的还需要懂一些日语。”公司副总经理卫巍感叹,“这样的工人太难招了。”

广东、福建、山东等地人力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能适应“工业4.0”发展需要的技能人才已出现明显结构性短缺。

“机器换人不是简单把人换下,而是换上更高技能水平的人。”工信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工业4.0研究所所长王喜文认为,高技能劳动者稀缺已成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拦路虎。

机器人车间的“工人”颠覆传统思维

记者以“机器人操作”“机器人工程师”等关键词检索各大主流招聘网站,发现大量招聘岗位长期悬挂。

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认为,劳动力技能提升进程受到产业环境、教育制度、薪酬体系、社会传统等多方面的影响,“目前合格技工总量少,招聘自然不易”。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专业技术人员占人力资源总数不到10%,特别是装备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人才当中具有研究生学历高技能人才仅占总数的2%。

记者调查发现,一方面高技能人才本身就稀缺,另一方面,一些高技能人才投身一线岗位的意愿较低。泉州轻工职业学院轻纺工程系的应届毕业生王小福告诉记者,不少同学宁可穿西装打领带去跑销售,也不愿意进车间当工人,他们觉得工人虽然现在“能赚点”,但未来“没前途”。

卫巍的企业有自己的办法。“一开始我们就会和他们说好,新入职员工都要先从车间干起,根据表现会有相应的晋升通道。我们企业发展很快,技术工人确实能够实现与企业共同发展。但一些规模小的企业,晋升通道比较窄的,恐怕就面临高技能工人的招聘难题。”

“大家对进工厂总有一些成见,但我现在的工作环境和作业内容已经说明,我只是另一种类型的‘程序员’,不是坐在办公室对电脑画图,而是对着高端设备写代码。”7月刚从东莞市技师学院“中德班”毕业的杨继添说,他在学院获得了本科学历和德国IHK职业资格证书。

职业教育

亟需培养人才新模式

为配合《中国制造2025》战略部署,有关部门制定目标,到2020年,制造业从业人员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要达到22%,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例达到28%左右。

在三年内填补相关缺口并非易事,众多专家认为,优化强化职业学校对高技能劳动者的培养能力是关键。苏海南认为,当前大多职业院校的教育方法与课程设置无法适应“工业4.0”时代的需求,改革势在必行。

东莞市技师学院从2013年开始同德国、英国等国家和地区开展合作办学,将德国双元制和英国学徒制本土化,目标是让学生技术水平达到世界水准。据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局长司琪介绍,首届中德班116名毕业生在数百家企业的争夺中被一抢而空,具有国际认证的学生起薪高达6000元至7000元。

浙江师范大学职业教育研究所所长张力跃认为,树立青年技工职业归属感也是扩大高技能劳动力人群重要一环。初中毕业就来到东莞市技师学院学习的陈晓锋也考取了本科学历和德国IHK职业资格证书,现在在生产线上操作最先进的放电机。“要操作这些尖端的设备,必须有相当的文化功底。我看的书和图纸有一部分是外文的,我必须加倍努力。我想让自己的人生价值在这个岗位上体现出来。”陈晓峰说。

释疑

工业机器人产业人才缺口怎么补

人才哪里来

谈到技能人才培养,职业院校自然责无旁贷。但一说到工业机器人,很多院校长觉得“高大上”,不知道自身能在其中承担什么职责。

“工业机器人生产与应用岗位,假如需要100个人,那么中职层次占31人,高职39人,应用本科30人。”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经过细致调研,发现机器人产业并不都是高精尖,至少在生产与应用岗位,是以职业院校人才为主。“比如现场编程这个岗位,手工编程中职生就可以,离线编程高职生就够了,不需要本科生!而占了岗位人才总需求30%的机器人安装调试与维护,中职生和高职生各占一半,也不需要本科生!”杨进的这些调研数据无疑会提振职业院校培养工业机器人生产和应用人才的信心。

深圳市是全国机器人产业最重要的市场。不久前,深圳市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毕亚雷牵头对全市机器人产业调研时看到,一些职业院校在工业机器人应用方面已经有了对口专业,但由于刚刚兴起,人才还处于青黄不接的局面。“短期培训要达到岗位要求确实很难,机器人应用人才结构性矛盾和人才荒问题异常突出。”毕亚雷说。

缓解人才荒,除了职业院校在努力之外,一些机器人生产企业也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发那科(FANUC)作为世界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一直引领着工业机器人的发展趋势。发那科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北京发那科机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景喜瑞告诉记者,发那科已经把建在全国30家院校里的数控系统应用中心升级为智能制造应用中心,联合智能生产上下游世界知名企业,共同探索智造人才培养新模式。发那科之所以能成为人才培养平台的核心,是因为其生产的数控系统是智造生产中的核心零部件,在全国有着60万台套的保有量,客户群体遍布全国,可以快速、精准地了解生产企业的产业升级方向以及人才需求变化,为院校人才培养提供指导。

据了解,国产工业机器人企业沈阳新松、芜湖埃夫特等也不同程度参与到机器人应用人才的培养中来。

标准如何定

人才供求市场的关系失衡,很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萝卜快了不洗泥”,特别是对于工业机器人这样一个新兴领域。职业院校和培训机构加工出来的人才适不适用?能不能有个相对科学、权威的培养标准?这是许多工业机器人生产和应用企业关心的问题。

6月28日,由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深圳市机器人协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科学研究所合作开展的“工业机器人职业岗位工程师培养项目”在北京启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科学研究所职业研究室主任徐艳在会上介绍,这一项目,将开发培训考核大纲和培训教材,并建立能力测评技术体系。考核大纲的制定和培训教材的编写将借鉴国家职业标准制定及教材编写方面的经验,不仅能为培训考核奠定技术基础,也可以为相关企业科学用人选人,为院校及社会培训机构推进相关课程建设,提供基础性标准支持。

对于工业机器人应用人才有了培养标准,深圳市泰达机器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维佳表示,现在有了这个培养项目和培养标准,可以为企业节约大笔的培训费用,有助于加快国内机器人产业发展。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