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代表 行业服务 行业自律 行业协调

服务企业 发展产业 规范行业


对话 | 自主研发芯片将登上产业的舞台——专访深圳市云天励飞技术有限公司产品总监 孙健峰
 二维码 8
发表时间:2018-07-10 14:48

芯片只是一把打开人工智能服务和人工智能产业化的钥匙,未来,云天励飞将探索“免费”等开放共享的芯片模式,来凸显人工智能服务的价值,为行业、为社会提供端到云的服务。近日,协会特派记者对云天励飞产品总监孙健峰进行了专访,了解云天励飞发展的策略和方向。

02.jpg

深圳云天励飞技术有限公司产品总监 孙健峰

记者:云天励飞的主要产品及应用有哪些?

孙健峰:深圳云天励飞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创新型企业,立足深圳、辐射全国、面向全球,推动人工智能技术赋能百业。云天励飞建成全球第一套动态人像识别系统——云天“深目”,开展大规模人像信息采集、搜索、布控和数据挖掘,实现“亿万人脸、秒级定位”。自 2015 年在深圳市龙岗区上线后,协助公安破获各类案件 5000 多起,找回多名失踪儿童和走失老人。近几年,我们也拓展了几大产品方向,一个是 AI+ 新警务,还有一个就是AI+ 新治理,这个概念就是构建城市的安全、便捷和愉悦,这离不开每一个底层“细胞”的组成,那么这些“细胞”可能包含了智慧社区、智慧学校、智慧医院,甚至包括小街区、城中村等一些类似的场景,我们都把它智慧化,做一个智能化的升级改造,更全面实现城市的安全、便捷。还有一个产品方向是AI+ 新商业,这个也是我们今年来着重发力的一个方向。就是在商业场景下,如何实现对人的精准服务,将线上的数据信息和线下的数据信息打通,来更好地服务于每个真实场景。

记者:最近芯片这个话题很热,云天励飞也有在研发芯片,您能给我们介绍下吗?

孙健峰:大家都知道芯片热起来也是最近这一年内,因为算法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准确度,但是大规模产业化落地是一个瓶颈,瓶颈的突破口就是在如何更好的把算力成本降下来或者把网络带宽降下来。比如说我接几百路或者说几千路摄像头进来,那整个中国有 4000 万都是摄像头,如果把这些视频流完整地拉到一个后端去处理,这是不可想象的,特别是像高清摄像的数据量是海量的。那如何把数据有效的提取出来是关键,而不是建一个超级大的超算中心去解决。那样的话无论从成本还是各方面的因素上都是非常高的。其实我们从成立之初就成立了一个硬件芯片团队,目前已经是第三代芯片了。

记者:视频数据的存储时间是多长呢?这个数据没有经过当事人同意而被保留下来,这是否涉及到隐私的侵犯?而在隐私保护方面,你们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呢?

孙健峰:在数据方面,我们是一个技术提供方,所有提供的数据都属于公安平台的,在隐私保护方面我们也在协助政府和一些相关部门共建隐私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在隐私保护方面,现在还属于一个前期阶段,我们也在积极推动这方面的保护。另外,在民用场景下,做好数据的加密及脱敏,也是我们的重点工作。

比如我们之前做的一个行人闯红灯的取证系统,我们关注到网络整体评论大部分都是正面的。但也有人在思考涉及到隐私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工作,比如会隐藏掉图像上的一些关键信息,在后台的数据会保留在政府,不会有企业触及这个数据。现在如果公安要用这个业务,我们后台也都会有一套记录系统,比如人员的权限范围,在什么地方,所做的每一个操作,后台都会有记录保存。而不是随便哪个执法人员,都可以去查相关的隐私。除非这个事情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是在操作人员的全县范围内的。

记者:怎么理解“芯片免费”?这个芯片以后都是免费提供给供应商吗?

孙健峰:从硬件层面来讲,我们现在提出了一个叫芯片免费的模式,是在探索的“免费”等开放共享的芯片模式。因为芯片是一个比较长的产业链条,我们提供一个全链条的工具链或者训练平台,希望合作伙伴能够把算法加载到前端每个芯片上,能让合作伙伴在真实场景下真正解决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光有芯片是没有用的,有了芯片只相当于有了计算的能力,需要把一个算法复制到前端去,甚至可以一键在前线升级。未来我们希望用芯片及算法赋能前端一亿的设备数量。

云天励飞最早注重视觉智能,我们的一个理念是让智能无处不在。早期因为性能、成本等各方面的考虑,会更偏向于面向政府或是一些比较大场景,像平安城市。随着这几年的发展,算法的准确度等各方面能力大幅提升,随着算力芯片的出现,让成本、带宽等大幅度地下降,我们会服务于更多的行业方向和人群。

在芯片方面,尽管大家都说要做芯片,但也都很谨慎。因为芯片是一个成本高,周期长的项目。我们团队在芯片这一块,已经做了三年的时间了。 在这期间,也做了多款的嵌入式边缘计算节点设备。云天励飞应该算是 AI 公司里面产业化落地规模较大的。可能也因为各公司的侧重点不同,比如有些公司会侧重于做一个大的平台,有的是侧重于做底层的某种能力。而我们公司是在注重技术的同时,也是非常关注技术到产品化产业化落地。只有这样,我们才敢说我们打造出来的芯片是要解决什么场景下的什么问题,而不是仅仅说我们有做芯片的能力,我们有做芯片的团队。

记者:假如现在无人机用的是云天励飞的芯片,无人机可能作用在各种各样不同的领域,可以用这一款芯片去解决所有领域的应用吗?

孙健峰:我们的芯片是基于深度学习的视觉芯片,具体的应用场景要取决于我们灌装的算法。这里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比如原本我们只需要识别人脸,但是在未来场景下,可能要识别更多维度的东西,比如年龄、体态、着装及衣服的品牌等等,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对算法的要求会不断的提高,如果没有一个足够的算力去支撑,那么这个芯片的时效性就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在这么一个情况下,我们所做的基于深度学习的视觉芯片就非常有必要,他能够更有利地赋能于诸多行业和领域。

记者:针对 AI 这个行业,您如何比较国外和国内的发展?

孙健峰:国内,特别是包括深圳等一线城市,AI 产业化落地非常快,发展非常迅猛。技术上来讲,国内虽然也有很强的技术,但我们必须承认国外有很强的原创技术。但是在产业化落地这方面来看,其实中国是有巨大的市场体量的,并且大家都是有意愿尝试新鲜事物的,所以尽管某些概念最早是在海外提出的,但是其实在产业化落地上,国内是有自己的优势的。

国内有这样的优势是有原因的,首先,我们不像国外一些国家,有非常多的法律法规,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造成一定的限制。另外,我们国家政府目前对新技术的政策等各方面的扶持也非常的积极。国内对于新技术的出现,一般是小规模的试点验证,如果技术真实有效,就会大规模地复制,推广。这也是当时我们最早做的一套“云天深目”的系统,能够最早从一个 108 路的小规模进行验证,后来发现这套系统真的能够达到“向科技要警力”的一个效果,大幅降低了安全对警力、人力的要求,所以后来这个系统也就可以上升到千路万路的一个规模。

记者:目前我们云天励飞给公安系统提供的数据,一般会保留多长时间?

孙健峰:我们提供给公安端的数据具体保留多长时间这个其实是与地方财政能力及预算有关的,时间长短取决于能够提供的存储空间的大小。以前在存储视频流的情况下,一般来说会存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但是现在我们会进行一个 AI 化的智能改造,现在储存的是图片和特征值。现在不需要存 1080P的视频流,或视频流不用存那么长时间,图片对比视频所占用的空间是大幅下降的。比如存一天 24 小时的图片,可能仅是一个存 24 小时视频流所占用空间的 1%,在这基础上如果再把特征值定出来,这个所需空间又再缩减,所以这对一个数据能够长期有效地储存,是非常有效的。

如果系统应用在商业方面,那这个存储时间就会根据客户的需求意见来制定。这当中也需要考虑一个储存的成本,再综合客户的应用场景和需求,来制定具体要存多长的时间和数据类型。甚至有的客户,都不需要存显性的数据,而只需要一个整体的商业趋势的分析。比如某个客户,他只需要了解过去一年时间内客流的年龄、性别等数据结果,但是他不需要知道具体人是什么名字,照片是什么样子。我们可以理解为在商业上我们更多的是提供一些脱敏的信息。比如去识别某个人的着装,从而去分析他可能倾向购买的物品,从而更多的为他推荐符合其喜好的商品。

记者:你们目前业务在国内的市场空间有多大?市场上的竞争对手有哪些?

孙健峰:针对安防这一块的市场,我认为现在其实是市场打开的一个初期,尽管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规模。在智能化改造之后,市场规模空间会变得更大,因为能真正解决原来需要投入人力去解决的问题,并且更高效。

目前来说,尽管许多家企业之间是有竞争关系的,但是在目前阶段,行业内各企业之间更多的是共同在推进产业化落地,共同把技术以及产品打磨好。虽说这个市场是千亿级甚至未来在 to B、to C 端可能是万亿级的,但是这个市场肯定不会是一家企业独大,而是一个百家齐放的状态。每家企业会有契合其能力的需求点。

我们现在也在积极地构建自己的生态,把我们自己擅长的技术或者产品更多地赋能给合作伙伴、或者行业内的传统公司,帮助他们一起共同在这一波 AI 潮流里建立创新能力。

记者: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遇到过什么困难?

孙健峰:创业初期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还是比较多的,因为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确实是在摸索一条新的产业化路径,当中包括端到端的解决能力、算法、数据、芯片、应用、服务等等。因为我们是行业的创新者,我们必须要去面对及解决。尽管我们每天都在创新,也每天都在踩“坑”,但是大家踩着“坑”的同时,这个坑填平了,那大家往下走,就会顺畅很多。

记者:目前主要的科研团队有多少人?

孙健峰:云天励飞属于研发型公司,所以我们的科研团队一直是保持 70% 的人员比例。从最早的 18 人,到一年后的100 人,再到 300 人,现在已经是大概 500 人的一个团队。由于涉及到端到端的产业化落地,我们的技术团队构成上也是一个全栈式的技术团队。云天励飞三位创始人分别专注于芯片、计算视觉和机器学习领域,陈宁博士、田第鸿博士先后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王孝宇博士曾多次带领团队获得国际计算机视觉大赛冠军。同时,公司引进了一批经验丰富、名校毕业的海外专家,包括原 Intel Atom 处理器架构师黎立煌博士、原 Nvidia GPU 架构师韦国恒、原 Google 人脸识别负责人胡文泽博士、国际视觉行为分类大赛冠军吕旭涛博士、拥有全球领先物品识别算法技术的黄轩博士等业界专家。形成一个拥有算法、芯片、数据等人工智能核心技术壁垒、同时业务覆盖多行业的人工智能综合团以国际化视野为引领,云天励飞在美国硅谷、西雅图等全球主要城市设立研发创新实验室,并逐步拓展新加坡等更多海外市场。云天励飞深度扎根深圳,建设人工智能创新发展中心;同时,在成都、杭州等城市打造区域研发总部,将“深目”系统应用推广至北京、上海、杭州、新疆、河南等二十多个省市及东南亚等国家。

记者:云天励飞要更好地走向全国乃至全球,您觉得公司有哪些竞争优势?

孙健峰:云天励飞在全球首创“云+端”视觉智能技术战略,在全国率先布局人工智能芯片和数据算法研发,推动研发创新能力持续性提升,成为具有“四个唯一”典型特点的人工智能优势企业:

深圳唯一从本土成长起来的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

国内唯一拥有“算法 + 芯片 + 数据分析”完整人工智能研发链条的“全栈式”创始人团队;

国内唯一 一家实现百亿级动态人像数据库和超大规模产业化落地并系统稳定运行两年多的人工智能企业;

国内唯一具备“算法 + 数据 + 芯片 + 应用 + 服务”端到端整体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企业。以国际化视野为引领,云天励飞在美国硅谷、西雅图等全球主要城市设立研发创新实验室,并逐步拓展新加坡等更多海外市场。云天励飞深度扎根深圳,建设人工智能创新发展中心;同时,在成都、杭州等城市打造区域研发总部,将“深目”系统应用推广至北京、上海、杭州、新疆、河南等二十多个省市及东南亚等国家。

文/深圳市机器人协会 杨小彬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