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代表 行业服务 行业自律 行业协调

服务企业 发展产业 规范行业


雷柏科技:智能仓储物流“跨界者”的尝试

物流机器人,物流机器人,智能仓储,机器识别图片来自“Pixabay”

【编者按】在3C系统集成领域碰壁的雷柏科技本应该“吃一堑长一智”,但其却放弃了原先“固本清源”的念头而不惜进入新一轮“赌局”。智能仓储物流有何吸引人之处?

本文转自“高工机器人”,作者廖文清,原文题为《智能仓储物流“跨界者”的奇袭》。经亿欧编辑,仅供业内人士参考


本以为在3C系统集成领域碰壁的雷柏科技会放弃自动化这块“蛋糕”,但最近雷柏科技又有了新的动向:开始倾向于智能仓储物流业务。

近期,雷柏科技表示,近两年正大规模推广应用自动化立体仓库,不断拓展自动化系统集成应用和智能仓储业务,知名企业如合肥国轩、桑顿新能源等企业的智能仓储、物流系统,都是雷柏科技为其量身打造。

细究起来,雷柏想要进入智能仓储领域其实早有信号:在《关于深交所2018年半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雷柏科技称已经于2017年进入新能源动力电池领域的自动化改造,并以智能仓储及物流为切入点。

为了在这个新开拓的领域快速抓住市场机会及占据市场份额,雷柏科技甚至提出了在获得客户订单后,会先预付供应商相关款项。

本应该“吃一堑长一智”的雷柏科技为何放弃了原先“固本清源”的念头而不惜进入新一轮“赌局”,智能仓储物流有何吸引人之处?

接二连三的跨界者

在跨界涉足智能仓储物流上,雷柏科技并不是个例,甚至可以说,这两年以来,新进者接二连三,这个领域并不乏话题。

作为AI独角兽的旷视,也许大部分人对它的印象仍停留在一家人脸识别算法公司。即便去年旷视收购了艾瑞思,外界依旧很难想到,短短时间内它已经在物流赛道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2019年1月16日,旷视推出面向仓储、制造等场景的智能机器人操作系统——河图。

前不久,旷视还领投了鲸仓B+轮7500万元融资,试图通过资本的纽带不断壮大自己的生态圈。在自研、并购、投资这套组合拳下,旷视的智慧物流生态版图已经浮出水面。

2019年4月9日,在第六届广州机器人及工业自动化展上,京信通信针对3C、汽车、食药行业的制造工厂和仓储物流场景分别设立了产线对接复合机器人、物料传输滚筒机器人、货架顶升机器人、无人叉车等四大场景展示区。

这家全球领先的通信与信息解决方案及服务提供商也开启了在智能仓储物流领域的新征程。

京信通信将此次战略布局作为紧跟智能制造发展步伐的一次调整,并称将整合集团现有的5G通信网络技术、云计算、边缘计算、大数据及物联网等技术基础,为工业自动化、信息化及智能化提速注入强大的动力。

将时间线拨到更早之前,早在2015年,智能仓储物流领域就吸引了一批人工智能企业落地,跨界者也是不少。在安防领域,海康威视就是其中一家。

2015年,海康威视开展机器人和机器视觉业务。2016年初,依托多年在图像传感、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技术积累和自主创新,海康威视宣布推出“阡陌”智能仓储系统,通过机器人实现“货到人”,颠覆传统仓储的作业模式。

紧跟海康步伐的大华股份也在2016年开始研发仓储机器人,2017年产品开始落地。2018年5月,大华股份与申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9年7月,大华股份与韵达速递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千亿市场的争夺

如果说自动化中有哪个部分是商业、工业、服务业通吃的,那一定是智能仓储物流,不管是工厂还是电商零售,亦或者是有仓库的餐饮企业等,对智能仓储物流都是有需求的,巨大的市场空间是吸引跨界者进入的关键原因。

GGII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智能仓储市场规模797.69亿元,同比增长16.45%,2014-2018年智能仓储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18.81%

这两年,以电商/快递、零售、冷链行业等服务领域的智能仓储物流需求快速增长,而服装、新能源等新兴行业需求亦开始凸显;而从工厂来看,在人力成本上升、土地资源有限、经济转型升级等背景下,许多制造业企业开始以物流端为切入点进行自动化转型升级。

从企业数量来看,GGII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仓储类企业数量6万家,从2010年的1.67万家增长至2018年的6.0万家,年复合增长率为17.37%;从自动化立体库建设数量看来,GGII数据显示,2018年自动化立体仓库5390座,新增885座。

GGII认为,中国物流业的快速发展为仓储业的崛起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加上制造业、商贸流通业外包需求的释放和政策的引导,智能仓储的战略地位将持续加强,未来智能仓储市场需求将进一步释放,预计到2023年,智能仓储市场规模将达1975亿元。

在资本层面,这一领域融资的热度也持续不减。从2017年到现在,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近30家企仓储机器人企业获得融资,在自动化整体行情下滑的情况下,仓储机器人领域的投融资却热度不减,甚至表现出了逆势上扬的趋势。仅2019年上半年,就有超10家仓储机器人相关企业获得融资。

还有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就是,当企业间竞争逐渐从技术产品的竞争延展到后项管理竞争时,仓库的运营管理水平可以直接影响到企业的产品优势和经营利润,这就是业内人士所说的“第三利润源”。

谁将登陆“诺曼底”?

对于跨界者来说,智能仓储物流就是他们想要开辟的“第二战场”。面对机器人和自动化这一投资周期相对漫长的行业,资金的优势并不是那么明显,所以尽管手握大量资金,这些入局者也未必得心应手。

但没有金刚钻,还真不敢揽瓷器活。

雷柏科技在自动化圈其实并不陌生,早在2008年,雷柏科技就开展了自动化工作,也是国内最早在自己的产线上使用机器人的企业之一,2012年,雷柏科技便开始在工厂内探索转型机器人自动化生产、智能工厂。

正是得益于从2012年以来就开始储备起来的核心技术团队,以及对于自动化产线工艺的理解,让雷柏科技一直不放弃死磕自动化这一领域。

京信通信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在于对车间和现场的生产工艺理解。

事实上,在2003年,京信就开始开发自动化测试系统;2009年开始通过大数据分析优化测试项目;2016年底,京信在生产车间引入机械手臂和AGV小车,并于2017年部署柔性生产线。得益于自动化和信息化技术的部署,2014到2017年间,京信通信的工人数量减少了54%。

能否将自身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其它企业中去,从自动化的受益者变成赋能者,这是雷柏科技和京信通信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当然,作为智能仓储物流的应用企业,他们具备的场景优势也成为一道壁垒,并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初创企业就能跨越的,事实上,在现阶段,对于大部分智能仓储物流企业来说,拥有可以落地的标杆案例已经成为第一道甚至是最难迈过的“坎”。

拿京信通信智能制造事业部副总经理葛鑫的话来说就是:“因为我们自己做生产制造,自动化该怎么上,上哪一块,怎么建立自己的智能工厂,是非常清楚的,这对于我们对外赋能有一定帮助,因为在跟客户讲的时候,客户更容易全面理解,而不仅仅是卖设备而已。”

虽然艾瑞思的硬件和旷视的软件为打造河图创造了最基本的两个条件,但这套系统的顺利落地有赖于更大的生态力量。旷视深知这一点,因此发布河图后它还现场启动了“河图合作伙伴”计划,宣布将投入20亿元与合作伙伴一起加速机器人场景的落地。

“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应该是把两三个场景打得足够透,去做效率变革,守正方能出奇。”旷视科技创始人兼CTO唐文斌如是说。

以深度学习作为核心竞争优势的旷视得益于AI风口快速成长,但AI在工业领域的落地是一场“持久战”,还需要长期的培育。

从AI落地来看,安防行业已经获得了初步成功,作为AI落地首站,智能安防的发展给智能仓储物流带来了示范效应。

事实上,仓储、运输、配送过程中少不了条形码、射频识别技术、视频智能分析技术、传感器、全球定位系统等先进的物联网技术,安防的界限也变得愈加模糊。从这一角度来看,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跨界智能仓储物流并不意外。

不过一个完整的智能仓储物流系统不仅仅涉及到AGV等智能设备,还包括软件方面设备的调度系统、整厂MES系统以及周边的辅助设备等,其所涵盖的技术突破点非常多。这也是海康专注于设备的原因,但专注于设备,也就意味着将削弱对于工艺的理解,如果要实现AGV等智能仓储设备的放量,需要依赖于更加懂行业的集成商,搭建稳固的生态圈是需要面对的挑战。

来自不同领域他们,谁最终将登陆智能仓储物流“诺曼底”争夺“霸主”?拭目以待。


分享到: